一头牦牛眼中的“雪域劲旅”
水电五局西藏输变电项目工程纪实

来源:制安分局作者:熊 巍 摄影:熊 巍 时间:2021-09-18 字体:[ ]

我是一头出生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牦牛,这里拥有着世上独一无二的自然风貌,险峻山峰云袅绕,幽深峡谷水蜿蜒。但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理条件和奇特的气候也造就了人们口中的“生命禁区”。

这天风和日丽,牛群突然被一串跳动的蓝色吸引——是一队衣服上绣着“中国电建”、头戴白色安全帽的人类。这可着实吓我一跳,要知道,这里是海拔5300米的曲折山,山如其名,上山要绕无数个曲折的弯道,车子擦着崖边行驶,平时连牧民都很少来看我们。只见他们个个黝黑,兴致倒是盎然,哼着小曲抬着些铁架子下车匀速爬行着,一盏茶的功夫,不见了踪影。

后来听“马帮”(当地的运输队)说,他们叫水电五局西藏输变电项目部,是来帮我们发电的,他们呐,厉害着呢!

“7月15日晴,项目部一个叫杨波的,带着队伍又上山了,这个月第2次遇到他,今年的第6次。听说是在搞一种高压输变电设施,除了正在修的变电站,他们的输电线路几乎每隔300米就需要立起一座塔基,无论高低难易。这个杨波奇怪得很,看着身边的铁坨坨,眼神就像看自家儿子一样,有时看看基坑挖得深度够不够,有时看看混凝土填得扎不扎实,手里婆娑着铁皮,嘴里念叨着‘2.9米、3.1米……还差一些’。嚯,咱家带娃都没这么细致!”

“7月19日冰雹,青藏高原山美水美,但天气不美,我上午还在悠闲晒太阳,中午就得找地方避雨,这雨一阵来一阵去的,捉摸不透。今天更是坏得紧,都入夜了,天上直接砸起了冰雹,体感这气温差不多得有零下12度。我正想开溜,凝神一瞅发现廖继成带着项目部全体员工正风风火火地抢修某处断开的电缆,泥地里大家井然有序,技术组与后勤组配合默契,这一处的蓝色‘焰火’照亮着山头,我心里突然也暖暖的,竟陪他们熬到了天际微白。我就快睁不开眼时,只听人群中一阵欢呼,‘电缆,修好了!’”

“8月3日暴雨,山里连续下了4天的雨,牛群都不出门儿啦,但我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上山!嘿,在一处堰塞湖,围困了30多名作业人员,廖继成、高卓辉在山脚下急得正跳脚!他们一边联系当地相关部门紧急救援,一边电话安抚着队伍的情绪。当时水流湍急,水位还在持续上涨。他们任由雨水在身上倾泄,看着是真不好受。好在救援队及时赶到,他们和救援队一道将被困作业人员全部救出。后来,为减少这类情况发生,一些项目管理人员和作业队就住在山上,希望他们不要遇到熊和狼,哞!”

这这些人怎的如此“生猛”?渐渐跟他们熟络后,禹佳带我到项目部转了一圈,尊重热爱当地文化的他,穿起袍子连咱家都觉得像当地人。禹佳告诉我,业主要求很高,经常11点发来要求,同事们也不墨迹,直接工作到凌晨4点,一到周末,项目青年突击队就到工区拉密布网,回来煮一锅茶叶蛋,每天早晚加个餐,项目自然“打成一片”。我不信,去问娜哥(廖敏娜),她说,到山上看线路时,顺手摘点野菜做野菜馒头、摘些多肉点缀下办公室,天气热了到各大工区给大伙儿送电扇,天气凉了就第一时间送去电热毯。有事找廖哥,廖哥当一个“塔基的柱子。”

再看这里其他人,我好像明白了。

喜欢到处跑的谷旭龙白白胖胖,早就成了县城人见人爱的‘小王子’,在做他的各项协调工作时,更加如鱼得水。

深谙“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道理”的张晨报,组织大家对草皮进行人工剥离、集中存放、定期洒水养护,在塔基恢复时再把养护的草皮覆盖到原位,并对珍稀植物进行了特别保护。

老杨是四川嘉绒藏族,在新疆边远地区的艰苦环境工作3年后,他来西藏却还是经历了人生第一次输液,暴雨曾让他和越野车被困住4次,山上篮球大小的落石差一点砸中了下车挪动路边巨石的他。

老江湖”何海军是水电二代,治水兴电那是经验颇丰,但这次还是让他皱起了眉。我一迈进他的办公室,便发现地板经不住气候多变,经常热胀冷缩,已经鼓了起来。他边踩边说,“每天都充满未知性,一条上山路、一支队伍,难不难全看这条路的状况,材料能否进来,人能否出去,就是每天最大的问题。”我倒是可以证明此话不假,一直以来,五局人都是循着马帮的骡子上山踩出的坑来攀爬,这几天蹄坑被雨水冲刷得滑不溜秋,4个骡子“兄弟”失足掉下山去,害得我大哭一场,连呼实在危险。

同样是水电二代的程明辉从小跟着父母在碧口、宝珠寺见识,半路求学深造后,经历了紫坪铺等项目的磨砺,14年开始西藏建设。他告诉我:“下最陡峭的山只能开10码,踩着刹车走,因为几千米下就是澜沧江。”

从东达山口开始,这段282.8千米的输变电工程穿行于冰封雪线之上,与澜沧江“高低并行”。从红拉山到宁静山,全长48.7公里,海拔从3400米猛增到5300米,骤高的海拔和骤低的气压,让我都无从适应。在这里,西藏输变电项目部与身边白云青峰作伴,与沉积千年的“锈沙石”为伍,与永久冻土层抗争,用实际行动发扬着“老西藏精神”和“两路精神”。

后来,我四处打听才晓得,项目部的担当作为,是大国央企——中国电建旗下的骨干企业水电五局“一手带出来的”。

水电五局这些年来积极参与西藏多项水电重点工程建设,在青藏高原上作出了很多贡献。2008年9月26日,参与建设的西藏“十一五”重点能源工程项目“雪卡水电站”正式投产发电,极大的缓解西藏林芝地区电力供应紧张局面,对保证藏中电网安全稳定将起到积极作用。2015年5月承建的昌都市八宿县汪排水电站成功投产发电,成功解决了45个村3708户21580名群众的生产生活用电问题。2016年12月8日,参建的西藏果多水电站投产发电,有效缓解了昌都市生产生活用电短缺困难,为国家“西电东送”能源接续基地建设奠定基础。2020年8月11日,承建的西藏目前单机容量最大、西藏“十三五”发电重点项目加查水电站投产发电,成为西藏电网的骨干电源点之一……

恍惚间,我又看到了“电线杆子行对行,纳金日夜发电忙,机器响来家家亮,拉萨日夜放光芒”中的火热场景,如今,高耸入云的“羊角”由输电银线牵引着,青藏高原已经被“电力天路”照亮。我虽是牦牛,却也享受这一抹蓝色带来的欢愉和变化。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